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

426


找Olympus E-P1,找到了一個台灣人的部落格。

精美的相片,惱人的相片!懂拍攝影的人,無論是手持哪款機種,都拍得有聲有色,真惱人!

網主最近拿了他的新相機到了幾天香港,於是我重點就由看sample相,轉到看人家的香港遊記。因為我愛香港,所以請想知人家怎樣看香港。

他說「 經過幾天的廝殺,好不容易活著回到了台灣」,挺有趣啊,究竟他說的廝殺,是血拼還是什麼呢?? 都好同意,一旦有個短短的假期,總是會把行程編得密密麻麻的,就如我們到台北或曼谷一樣。

第二篇,就是令我有寫東西的衝動:他說來到香港的第一映象是排隊,幾天來不斷的排隊和排隊,除了排隊,還是排隊,由機場到銅鑼灣,地上到地下,都是排排排排隊隊隊隊隊 ..... 雖然我把他的文章寫生動了,但透過網主的相片,也能活現出香港所謂的「排隊文化」。

如果有台灣人看我這篇文章,真的要拜託告訴我,排隊有什麼問題??
不是貶意的,台灣兄弟,看到都不要罵我好了,我挺愛台灣人的,不是貶意,只想知原因。

我們香港人受了英國人的統治超過100年,幸運地承受了英國最健全的司法制度,雖則回歸以後,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褪色得很快,去殖民地主義,同一時間,也去了很多香港人的優點。我不記得以前是否這麼多地方需要排隊,但可以肯定的是,回歸以後,有太多的大陸人到港生活或旅遊,懂得排隊的,就算是香港人,不守秩序的,就是大陸人,即是426。就這樣,香港出現愈來愈多的排隊地方了。

去外國旅行,例如西歐地方,人家都不會出現那麼多排隊的場面。好像上公車,都好少排隊;那一個生活在排隊文化的我,就真不太懂,為什麼不排隊呢? 排了隊不就解決了「表面好像彬彬有禮,內裡爭先恐後」的心態嗎?? 不懂不懂。

之前提到的網主說到「
至於搭地鐵?更不用說了。幾乎都得要排隊,尤其是尖峰時間。。。。我是說遊客的尖峰時間。而且要小心426理直氣壯的插隊狀況。」

雖然心裡有數,但我就是好奇,究竟426是什麼呢? 打了426上google, 哈哈!原來是用台語讀。

原來如此,我贊成!




2009年8月19日星期三

拆掉香港


ITA Forum 上有個新post, 是轉載了另一個大型討論區的一個叫《請協助辨認舊地方 ... 香港懷舊文化》的帖。原post於8月18日已到69版了,很驚人的數字,如果要找資料的話,真是恆河裡找沙!

對於舊東西,尤其是舊建築,我很是著迷。旅行也愛到陳陳舊舊的地方,不說遠的,近如澳門,都會趣味盎然。又是「各有前因莫羨人」,人家現在有了什麼世界遺產的冠冕,自己又要趕住去把港式奶茶去「申遺」,這種行為我覺得有點不是味兒,畢竟我們香港人擁有的已經夠多了,不需要硬去爭什麼。

澳門成為葡國殖民地400多年,經濟發展落後,葡萄牙回歸前不剩分文予澳門特區,臨走前還撈一筆:「專門」採購來自葡國的石春鋪澳門的路!最後剩下來的,是一些充滿南歐特色的小建築,不宏偉,但有小趣。澳門政府就是倚仗這些「遺產」去製造真正賣錢的旅遊「遺產」了。加上賭權的開放和大陸經濟起飛,澳門便成了真正的賭城了。在那些金雕玉砌的賭場渡假村的背後,近在咫尺,就是一些有五十多年的舊建築了。走在舊港一帶,那些陳陳舊舊的廣州騎樓、舊碼頭、舊舖頭,通通都是我的心水。

別人以為因為我媽媽一家都是來自(乙水)仔,和我亦隔一兩年就會跟家人到那邊拜山掃墓,而去判定我頗熟悉澳門;「大三巴」,是大學時候,和朋友一起去的,那次才是我真正的第一次遊澳門。之後,隨著澳門的話題愈來愈多,什麼賭權、「申遺」、投資價值等,各層面的報導多了,各種的故事聽多了,慢慢覺得這個連香港島的面積也不過的彈丸之地,有很多值得發掘的東西。

說到舊,混血澳門的老豆,葡萄牙,也是一個令我有「揪心」的感覺。澳門,起飛了;葡萄牙,則在世界的另外一邊給嘲笑為「歐洲金豬四國 PIGS」之一 (P: Portugal, I: Italy, G: Greece, S: Spain)。「揪心」是源自那種,走到街上,滿眼都是幾百年前盛世所遺,像一個五六十歲的人,想起自己的母校、自己的初戀和一班由十多歲便認識的朋友,帶點青澀,又有點不堪回顧,那絲偶爾在人靜時才來襲的感覺。

講得有點抽象,換個角度,從旅遊的心態看吧!第一次到歐洲,不會想到葡萄牙,第二次不會,第三次都不會,第四次嘛,可能上榜了。因為頭一兩次你總想把時間用得盡一點,去得多一點,但到你真正愛上歐洲這片地時,才發現葡萄牙有著那種歐洲的節奏和閒適。而讓你戚戚然的是,每次到澳門看見那些修飾得有點不自然的建築,就好想找機會飛到葡萄牙,親身感受一下。葡萄牙,我還未登門造訪,現在只是紙上談情。想在城市中找點舊回憶,除了澳門和葡萄牙,斷估都不會輪到香港。

香港小,能容納舊建築的心胸更小。喜歡「行街」,是因為在路上才可以親身感受「街」所帶給人的生活感,例如由我公司出發,走到長沙灣、深水(土步),青山道、長沙灣道,還有兩邊的小街,你除可以找到One New York, One Madison等等的 "pseudo luxury apartment"外,也可以在他們附近找到一些超過四五十年的舊樓。抬頭一瞥,舊樓的玻璃窗戶都貼上了咖啡色的膠紙,整整齊齊,打交义;藝術一點看,窗花、柱廊也有些小趣味。以長沙灣的雷生春為例,柱頭就是有點希臘的Ionic Order (愛奧尼柱式),即是一圈圈一卷卷的那種裝飾特點。

看那個post《請協助辨認舊地方 ... 香港懷舊文化》的時候,真的好難想像,只廿年三十年的光景,一切都面目全非;回想我的捷克朋友,他住的那座房子已過百年歷史了。網友們隔一陣子就post一些舊照出來,叫大家猜該為哪處,有些掌故王更找來自己的珍藏逐一辯証,像偵探,那些舊照片,見証了我們上一代的生活點滴。可惜的是,我們上一代生活普遍清貧,哪有閒情閒錢走到街上拍攝呢?!

香港什麼都拆拆拆,剩下來給憑弔的真不多。好響往外國的一些城市,可以保留到「舊城區」。雖然那些所謂舊城都是修飾出來給遊客的,但能夠保留已好過將之拆掉。那個post中看到了一些「掌故王」對香港風貌的熟悉,見他們放上網討論的照片,令我也產生對老香港的響往。香港的「舊城」斷斷續續地在深水(土步)草根區、廣東道旺角段和灣仔一帶出現。大家可以從網上找一些照片,帶一部數碼相機,做個「當年今日」的「實驗旅行 (Experimential Travel)」,多點認識香港本土歷史,不失為一個上佳消磨周末的活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