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

泰國-音樂紀遊12: Madonna "I F**ked Up" 爆呔 @素可泰

Day 6: April 5, 2012

雨過天晴,幾天的旅程中以今天天氣最好,藍天白雲。沒有要自己很早起來,先享受難得的「慢」。

路上認識了一位法國男人,非常有學識,昨晚談過很多話題:王家衛、In the Mood for Love、新浪潮的電影、隔牆花、意大利著名漫畫家Hugo Pratt、法國旅遊、歐洲經濟、老撾的現況等等,很多話題,很隨心,自己也慶幸能夠搭得上一句半句。可能大家說英文的速度差不多,所以非常投契。今日和他一起出發去素可泰歷史公園 Sukhothai Historical Park。

公園面積廣大,有不少的遺跡,很適合踩單車遊覽;除了遺跡,大樹也很多,很好看,形態萬千,我喜愛幾棵大樹接連起來,形成一個自然天幕,那種氣勢,在香港只有IFC、ICC再加天幕才可以相提並論。當地人可能奇怪為什麼我會特別喜歡那些大樹,為什麼要拍照? 香港很小,加上大家都生活在石屎森林中,高度和宏偉只懂得用IFC或ICC去衡量,大樹和open space都是城市的奢侈品。旅行,留給我們去想想各個地方不同的生活空間,去尋自己生活圈子以外,一些喜愛的東西,一些錯過了的東西。


香港人的節奏有點擺脫不了,我想盡快多看一兩個景點,而法國男人就沒大所謂,既然和他一起有著那些不完的話題,於是我放下自己的節奏,慢下來坐下來:東亞的歷史、窄軌火車等等 ... 不完的話題。下午,我們分道揚鑣,我繼續我的節奏,去找那隻佛手。

「那隻佛手」是指Wat Si Chum裡的佛像,它是泰國最大的坐佛,那隻手形態優美,外面還給貼金奉拜;喜歡攝影的人,還會在那狹小的廟內空間,拿個什麼角度去拍那種迫力和表現佛手的美態,所以就算要另付100B的入場費,都會乖乖就範。


在廟內遇到一香港人,稀客啊,坐著又談了很久。趕在1700交車之前,多去一個景點,把車踩上草地沙地,看了一眼,再拍幾張到此一遊的相片後,又要馬上離開,找路回公園入口外的單車舖。路,兜了一大個圈也找不到,忽然感覺走在平路,但情況如上斜路般吃力 ... ... 應該是爆了胎。時為1645,我只有15分鐘時間找路,還要跟爆了胎的單車搏鬥,很想放棄,想截架順風車回去;但我正身在一條小路,車已不多了。截了一架電單車,向司機確認了路,就鼓了口氣,向天說了聲「加油呀!」,就上路!剛好1700前到達,人已在半死狀態。

休息了差不多半小時,再在舊城外走走,18:00打算回新城,才有人告知,所有雙條車都沒了,現只有tuktuk,車費索價200B。天呀!

天黑前,終於回到guesthouse,法國男人一早就在那裡,我一見到他,第一句就說 "I fucked up today ... "。

就在tuktuk車上看到這日落。



晚餐走到村口的食檔,原因大家都覺得guesthouse的食品太貴了!我們講到大家的生活,像家庭、住屋等等。今晚我就要乘夜巴士去曼谷,tuktuk在guesthouse外等我,法國男人走出來送我。好久也沒有這種捨不得路上朋友的感覺了。

 

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

泰國-音樂紀遊11:死火後的《亡命之途》@Wintour Bus 清萊至素可泰

Day 5: April 4, 2012

由清萊至素可泰是有直接巴士的,出發前大概也找了資料,行車時間會比先回清邁再轉到素可泰為短,聽說走的路線也有不同。我乘1030的巴士,預計下午1800前會到舊城,這是網上找來的資料,車站的人也是這樣說。

最後出了點岔子,晚上2000才到車站,而且是新城的車站。

巴士大概在1400時在路邊停了下來,我本來都不以為然,後來下了車丟我的午餐 --- 杯麵,才知道車子應該「死火」了。乘客不慌忙地下車,在路邊的小店閒著等時間過,大概在香港,人們已經失了控。天氣都有點熱,我坐到一張太陽直照的檯子寫postcard,是傷眼睛的,不要學。我心境一早已調節好,反正我最想去的白廟已經到了,這兒雖不知是什麼地方,但也不是荒蕪之地,既來之,則安之。


個多鐘頭了,我躲到有樹蔭的地方看書,突然救兵來了,是另一輛巴士,也是一種高身的旅遊巴,下層放行李,上層坐乘客,可坐48人的那種。我想大家一定爭先恐後,但他們非常有禮斯文,我算是較後的一位,心想應該上不了,但司機叫下層的行李艙也開了,部分乘客就好像偷渡客似的,坐到艙裡。上層自然是站滿了人,一部巴士載了兩部的乘客,但乘客都沒有怨言,乘客都熱心把較好的位置給予有需要的人,連我,身為旅客,也有乘客想讓座給我!泰國人,除了微笑外,好像還有光環呢!

巴士繼續行駛,心裡還在盛讚他們之際 ...  一部巴士載了兩部的乘客?! 上層還站滿了人?! 我向窗外一望,是山,我向車頭玻璃方向望,是一條彎彎曲曲的下山山路,巴士現時上重下輕,我知巴士司機一早已察覺安全問題,車子開得非常慢。我站在上層,一邊把身子擠到可以望到車頭的方向,一直盯緊路況,一邊緊握扶手,我想發條短訊給在香港的女友,告訴我正身在一超載一倍的巴士中,預計4個小時後才到,到時再報平安,但,我不敢鬆手去取電話。我看看其他乘客,有的已昏睡,我的位置正好在上層的樓梯旁,我望向下層的行李艙,艙內的人一定不知車外的路況,我腦中衝著一單又一單的新聞,什麼地方,什麼山區,有輛超載一倍的巴士失控墮山。山路上有警察的路障,我很想他們把我們截停下來,我寧願遲多一點到素可泰,也不想客死異鄉。

這條山路好像特別的長,又或是司機開得特別慢,開了一個小時了。當車子轉彎,車向山靠攏時,心想還好,如果車反了,也是反到隔鄰的行車線,握緊一點,應該不會太傷;但當車向山邊轉彎,我手握得更緊,暗叫「求你不要反啊!」。

終於巴士駛回平路,我舒一口氣,那個短訊這時才發出。下一個大站,我們終於下了車,轉乘另一輛巴士去素可泰了。

謝安琪的《亡命之途》講晚上的亡命小巴,今次的巴士沒有超速,只是在山路上超載行走,但心裡想的也一樣「能否終有幸踏門外,愈望愈感慨,有太多未放開」

2012年5月21日星期一

泰國-音樂紀遊10:《花千樹》的味道@"@Chiang rai Cafe"

Day 5: April 4, 2012

參觀白廟後,跳上了雙條車,直奔清萊市。隨心走入一家有房出租的咖啡店 "@Chiang rai Cafe' & Accomodation",拿著地圖問店員「Do you know where are we?」。再來了個消暑的Chiangrai Special,用我僅有對味道的認知去描述,去給點意見,沖咖啡的朋友Don (不知是否店主呢?) 的確有心去做咖啡,說著說著,答應今晚要一嚐真正的咖啡。

下午到了黑屋 (Baan Si Dum),回來梳洗一番後,打算留在咖啡店內閒著看書,寫點東西,誰知Don熱心介紹我去看來自白廟同一個藝術家手筆的Clock Tower和一些街邊食檔,難卻盛情,於是一去,就去了2個多小時,連晚餐也吃了兩趟,很飽,回去時,我再也喝不下咖啡了。心想,明天一早還有機會吧。


在無窗的房中起來了,用手機播放容祖兒的新碟,由《蜉蝣》、《13點》、《戀人未滿》到我的favorite《花千樹》,一邊收拾背包,準備到樓下咖啡店吃早餐喝咖啡。竟然,還未開舖!快9點了,仍是這個樣子 ...


《花千樹》講挑選,講等待是有限期,錯過了時機,就算遇上了,就只會成為你心中的一個背影、一個遺憾;這次何嘗不是呢,我在guesthouse對面的cafe剛吃完早餐,離開之際,竟然碰到 Don!我終究都錯過了,但總算把我寫好的字條,親手交了給他。



註:旅店名叫 @Chiang rai Cafe & accomodation,"accomodation"一字應該是錯了,正字是有兩個m的。

2012年5月18日星期五

泰國-音樂紀遊9:你們讓我看見 "Sparks Fly"@Chiangrai Cafe

 Day 4: April 3, 2012

由清邁開往清萊的巴士會經過靈光寺 Wat Rong Khun (俗稱:白廟/ White Temple),上車先告訴司機,他就會在路邊放下你,轉個彎就是白廟的入口。

做背包客,就得信緣信命。坐在清萊的cafe,亦正是我今晚要留宿的地方,心裡覺得非常滿足,一切非常順利,路上遇到的人和事,叫我相信這真是個微笑的國度,難怪Lonely Planet的Thailand指南長據銷量冠軍寶座!我真正覺得Sparks Fly!

當下有自家的Chiangrai Special。

我知Taylor Swift已紅了一段時間,但她的唱片我還是最近才拿上手的。上一篇提到Taylor Swift的曲風,其實pop不是問題,只是不要將一張80% pop的唱片,說是country。個人真的幾喜歡Sparks Fly,歌詞說的是見到心儀對象,他就似光芒四射一樣;而我在旅途四天,也感受到一路上的微笑和一起分享過愉快的時光,就像燦爛耀眼的光芒一樣。

在清邁的巴士站,買不到當天車票,在大堂裡坐,陪我的除了我的背包外,還有位小男生,年紀只有10歲左右,但正在學日文學英文,他還幫我問去素可泰的時間表!努力啊!好好改善生活!

再回guesthouse之前,買了幾枝啤酒,準備要和guesthouse那三個大男人再次見面了!哈哈!「I am back!!」大家都說「都說你不捨得啦!」晚上,Jimmy和Keeven帶我去打邊爐,是泰式,但也可以不辣!還有,多謝Jimmy載我去Wat Phra Singh,夜景一流!

到白廟了,巴士就在附近的路邊把我放低了,感覺好孤獨啊 ... 輕輕說了句「咁就放低咗我喇」,雖然心知「最嚴重」都是揹著背包走到白廟,但又不想這樣辛苦,就在我下車的路邊樹下,有位先生正坐著,他好像是附近製衣舖的老闆似的,對望了一下,他也明白我所想,示意我可以把背包放下。太好了!在旅途上,正好測試你有多信任別人。

終於到了白廟了,感覺有點似第一眼看到西班牙聖家堂一樣,期盼了很久的一座藝術品!天,看到一點的藍,是幾天來首次;陽光也正照到白廟的正面,一切太美滿了。

回到路邊的樹下,感謝這位先生。他也幫我截了架往清萊市的雙條車,再感謝這位先生。

車上都是帶著微笑的當地人啊!




之前在清邁的guesthouse有位看似很有經驗,旅居清邁的香港人說什麼靠公共交通工具,要一天內連遊白廟+黑屋近乎不可能,又說什麼「最吊詭」的是白廟,明明往清萊的巴士是會經過的,就是要先到了清萊市才能下車,我 Kelvin 說「信你一成,雙目失明」!

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

泰國-音樂紀遊8:一路順風的Lady Antelbellum "Need You Now" @Green Bus


Day 4: April 3, 2012

原本Jungle Flight之後的下午就要離開清邁,不料到了巴士站,ticket counter的小姐竟然說「今日所有去清萊的巴士都 full了。」

1500前到巴士站希望可以買到即班的車票,又或是1700,又或是1745 的車,可是Full Full FULL!最後決定先買下明天一早的車票,再等到1700碰運氣;當然,沒上到車的份兒。

Day 4清早背著背包走到街上,看有沒有雙條載我到Arcade Bus Terminal。清晨的清邁是遊客難以想像的恬靜,關了門的酒吧外,偶爾會見到一兩個赤足的和尚,清邁又回到佛國的氛圍了。


3個多鐘頭的車程不算長,路上的田野和小鎮在車窗外匆匆而過,一路上有很多很簡單的咖啡店,有機會坐下就好了。耳伴是Lady Antelbellum的 Need You Now大碟,原來我頗喜歡這類型美國的鄉謠音樂 (country)。早幾年我聽Dixie Chicks,後來是Lady Antelbellum,中間夾著60年代的Johnny Cash和Brokeback Mountain 的OST,每張唱片都是我當時的favourite,那種節奏和小提琴弦音,簡直是公路上的專用音樂。假如要我選一些自駕遊的音樂,鄉謠音樂定必入圍!

又很巧合,昨天由Jungle Flight基地乘私家車回清邁市時,車內也是播著"Need You Now",我坐在車前座,由山間開到市區,畫面配上音樂,絕啊!

近幾年美國的鄉謠音樂出現了Taylor Swift的名字,剛好在我出發前把她的Speak Now 大碟也放到music player中,發覺其實她的音樂只算是Pop,不明白為何在Grammy的Country類別中獲獎。回來後,聽了今年嶄露頭角的The Civil Wars《Barton Hollow》,這也可補足我對鄉謠音樂的認識。

2012年5月15日星期二

泰國-音樂紀遊7:Theme from Mission: Impossible @Jungle Flight

Day 3: April 2, 2012

Jungle Flight 係一種在森林中飛來飛去的zipline飛索活動,計劃行程時知道台灣人很推介,於是趁一個人,單身寡佬,不用遷就同伴,一於去玩。其實類似的活動在清邁最少有三個經營者:以長至兩天的綜合高爾夫、攀石、當地homestay體驗等活動及長臂猿Gibbon作招徠的Flight of the Gibbon,另一個是以在河上飛索作賣點的 Zipline Chiangmai。選了Jungle Flight,因為有較短的行程 (4-5小時)可供參加,方便我下午可乘巴士往清萊。

Jungle Flight的Plan A就是連接送+午餐可以在5小時內完成,共玩15條飛索22個高台,時間剛剛好。提醒大家,為了較佳的時間安排及安全,最好一早出發,否則就要和較多人一起zipline旅程。我約好了Jungle Flight的司機0730就到guesthouse接我,跟著還在城外多接一對美國夫婦,就一路開入清邁的森林。到達時,已經8時多了。

早上的森林,空氣特別好,大家不要做懶蟲啊,吸吸新鮮的氧氣!


老老實實,飛索不很刺激,水平飛行,有點速度,兜兜風;但在Plan A裡有3個垂直下墜 (abseils),那就 ... 不同了。第一個小試牛刀,站在高台上,伸一伸腳都有點腳軟,好像說之後還一個有40米高的 ... 令人最怕的,是你先要整個人離開平台,踏出空中,這一步是最難踏出的。隨後的free fall幾秒,你早已預料。Instructor在第一個平台問各人「fast? or slow?」我答「slow」;Instructor在最後一個高40米的平台又問「fast?」我答「slow!」他回「only fast or very fast!」他馬上就哼著Mission: Impossible 的主題音樂叫我做Tom Cruise ... 救命呀!

(上圖是第一個亦是最矮的一個垂直下墜 (abseils)高台 ...)

Plan A費用1990 Baht,直接網上預訂或到清邁任何一家旅館或agent都差不多價錢 (我有聽說跟agent訂可能有些少折扣),已包了私家車接送、午餐及一件既精美,品質又高的T-shirt。

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

泰國-音樂紀遊6:Set Fire to the Rain on Your Parade @Ristr8to Coffee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Day 2: April 1, 2012

出發前找資料時,看到清邁有一家頗具名氣的咖啡店,店主Khun Tong Amon在2011年荷蘭舉行的World Latte Art Championship得第6名,同年在清邁的舊城外開了Ristr8to Coffee。不太懂咖啡的我,打算拜訪一下。可是,到了清邁才發覺地方很大,要找的這家咖啡店又在城外,還是不要趕行程。

星期日的清邁古城,有一星期一次的Sunday Market,城內兩條大街,在四時左右就開始封路,紛紛被攤販進佔。逛了一轉Market,看了一會表演後,時間尚早,決定叫架雙條車前往Ristr8to,但不是每架車都往那地區,問了5-6架車後,終於有一架說會到那裡。

Cafe的地址是有,不過確實在哪又不知道,司機大概知道在附近,都怪我沒有記下電話號碼,於是停在一家裝潢時尚的酒吧前,拿著我手寫的英文地址去問坐在店外的客人,他們都不清楚,後來服務員走過來幫手,拿了個地址入店裡面,不知搞了什麼,出來就指點了我司機。人太熱心了!

終於到了Ristr8to,懷著興奮心情到來,看看見不見店主 ... 不見啊!但仍高興的抓住店員說我來的原因及經過,又估不到他們都不太熱情 ... 後來店員說Tong Amon去了曼谷工幹, 3天後才回來。噢 ... ... 難得到來,拉花好手卻又不在,可惜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Cafe中正在播的是Adele的"Set Fire to the Rain",但我心中想的卻是Duffy 的"Rain on Your Parade" ... 兩首都一樣應景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