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19日星期三

「伊朗烽火匯」自助旅遊分享會

「烽火」,只是綽頭!說穿了只是遊歷歸來後,在朋友間暢談旅遊經歷的一個開場白。遊歷波斯國,一探別人眼中的神秘國度,風土民情,無不為之著迷。ITA國際漫遊協會今次突破一貫講座常規,由5位資深會員組成的團隊,以座談分享形式,重構一個我們眼中的伊朗!

第一部分:
計劃伊朗行程的最新形勢,包括辦理簽證、換錢須知、交通食住等安排。


第二部分:
5位講者到伊朗旅遊的時間各有不同,有的超過14年前,有的剛在上個月才回來,他們所領略的感受又有可不同呢? 我們會以路上所見所聞,分享對伊朗的民生、經濟、男女、以至國際關係幾方面的看法。


第三部分:
5位嘉賓講者每人會有10分鐘時間,介紹自己認為最特別的經歷、最值得推介的景點。


第四部分:

中東帶來的黑茶、果茶,一齊細嚐一齊QnA!


報名及詳情:


地址:九龍大埔道6-8號福耀大廈3樓 中業校友會 (太子道地鐵站A出口,東亞銀行方向)
費用:會員全免 (入會年費$50),非會員費用$20


報名方法:
會員:在以上連結報名便可留位。報名時,請供閣下之姓名並以短消息 (private message)方法提供閣下之電話及會員編號(如有任何更改或取消,方便致電聯絡)
非會員:
(1) 請先登記做網友, 在報名區報名。
(2) 報名時,請提供閣下之姓名及並以短消息(private message)方法提供閣下之電話(如有任何更改或取消,方便致電聯絡)。費用即場繳交。
注意:
會員必須帶會員証以確認身份,未有會員証者,請出示入數紙,或本會收據,否則須繳交$20講座費用。
有興趣參與人士均須報名,若報名情況未如理想,活動將會取消,多謝合作!

2013年6月18日星期二

消費:Spotify, 100毛, bcinephile, 惠康現金券

人工沒有增長的情況之下,價值觀率先增長了,實在不該!

最近我發現自己的開銷,有點 ... 無節制,一向知慳的我,半年內相機、鏡頭、手錶、手機都換新,買買家居新玩意、去了旅行,還有多了一些看似少數目的支出:每月幾十元的音樂串流服務、每月幾十元的kill time雜誌、每年一百幾十的電影會藉 (當然不包戲票),可謂想買什麼就買什麼。

還未計個人網址的註冊及hosting、保險、一堆經常性開支。

城市人的生活離不開消費,最近我家樓下的超市由華潤變為惠康,於是屋苑內的估箱就給塞了一張宣傳單張+現金券「買$100送$6,$150送給$10」各兩張,我最後買了$180元。回家報想想,假如我買夠$200的話,分開用兩張$100的現金券就可平$20了!

消費消費消費!


《100毛》其實只係結集平時我們無時間的FB/高登/香討文章的香港o靚版《讀者文摘》,但我又俾錢買,只因我愛實體書帶來的實在感。

Spotify已在短時間內成為我生活中的必須品,只因Music is My Life,盛惠每月HK$48。
星期二心血來潮要看電影,走到百老匯電影中心,發覺原來有一年多未曾拜訪,裝修後,影院的座位改成樓梯劇院式,觀影經驗大大改善(除了隔隔隔離位有位仁兄好臭之外),之後上網八卦究竟是何時完成翻新時,讀到一篇電影中心營運者的訪問,原來翻新後座位少了2-3成,無奈的是加價都幫不了成本多少。於是為了一點點香港人的文化使命,$120 bcinephile一年會藉就奉獻了。

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

【台灣】看亞洲天團「五月天」如何推介高雄

台灣一向是香港人的後花園,個多小時的機程,就是另一個吃喝休閒的好去處。我愛有文化的大城市,像台北,咖啡廳林立,藝術館也有不少,看到路上的人有公德、有禮貌,像是失落了的香港。我愛台北的文化氛圍,再想在大城市中尋找熟悉的感覺,高雄會是你下一個選擇。

由香港飛高雄的航班,不說不知,每周超過80班。高雄在台灣島的南面,飛行時間所以比台北少;只需70分鐘,溫柔的「歡迎您~ 唷~~」(註:請用林志玲聲音讀出) 就立即聲聲入耳。

高雄最近積極推廣旅遊,強打文化創意、音樂、美食,還邀得亞洲天團「五月天」為高雄的全球代言人,讚好一個!

上星期出席了高雄市政府在香港舉行的國際記者會「潮玩高雄 想點玩就點玩」,與五月天和高雄市副市長同場,還有 ... 巨大的消暑盛品「海之水」就在身邊擦過 ... 是甚麼來呢? 看圖!

中間那個果盤就是特大的「海之水」了!


記者會打頭陣的是高雄十鼓擊樂團


五月天幾位成員以音樂人身份,推介他們眼中的高雄亮點:

怪獸:最期待以音樂為主的活動,如「旗津海洋音樂祭」、「超級搖滾日」
石頭:「海洋音樂好好聽」(即是甚麼??)
冠佑:很欣賞高雄的文創藝文,力薦「駁二藝術特區」、「高雄捷運公共藝術」
阿信和瑪莎:介紹了時令農產和2013年第一屆世界運動舞蹈大會

我相信如果要數最直截了當吸引香港遊客到高雄,就是五月天在當地不同表演場地多搞幾場音樂會,那高雄遊客數字一定以幾何級數上升!雖我未有計劃到高雄,但手上已有齊全的高雄資料,你也想要?留言吧!

有用網站:

高雄市政府觀光局
tourism.kcg.gov.tw

高雄旅遊網
khh.travel

2013年6月4日星期二

一九八九的風景

“1989″ 這個年份,對於喜愛旅遊的你,有什麼體會?

1989年11月的柏林圍牆:2005年遊覽德國柏林時,一下火車,就想找圍牆,原來圍牆一早就在眼前。這道三四米高的圍牆是很多想「翻牆」的東德 人的墳墓;直至1989年11月,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心,一個東德士兵誤傳手令,「無意間」發動民眾去拆掉圍牆,間接促成東西德的統一。

The Wall, the Berlin Wall
 1989年 12月的勃蘭登堡門:歷史場景,每每覺得它們總存有一種「浩氣」,好像柏林的勃蘭登堡門 (Brandenburger Tor),我一直想像會是怎樣的一道「門」,登「門」造訪了,就覺得它算不上宏偉,但當你讀讀手中的旅遊書,不常翻閱的一部分–「歷史」,你就會對這道門 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。它原來見證了近代一次重大的「統一」:1989年12月,西德的總理走過勃蘭登堡門,和東德的總理握手,東西德宣佈統一。

勃蘭登堡門
1989年11月的布拉格:讀了點捷克的近代史,發覺他們其實沒有很大的政治野心。我愛布拉格的建築,因為他保留了很多中世紀時期的舊建築;你可能 會問「那些建築不是在二次大戰時被炸毀嗎?? 我看波蘭華沙是被炸得稀巴爛啊!」原來他們沒有波蘭人般有「骨氣」(無意冒犯 …) 奮死頑抗,捷克很快就投降了,所以建築得以保留。
1989年反共產黨的民主浪潮席捲東歐,11月17日,在捷克斯洛伐克(Czechoslovakia) 的首都布拉格,政府以武力鎮壓當時正在和平示威的學生,因而激起其後12天的民眾大規模的抗爭活動,直到11月28日,共產黨放棄一黨專政,之後舉行捷克 第一次民主選舉。因為是次的革命過程比較和平(如絲順滑…),所以人們就稱為「天鵝絨革命 (Velvet Revolution)」了。

布拉格查理斯橋上
1989年5-6月的北京天安門廣場:2000年我跟大學的交流團到了北京,記得有一天的大清早,大概4點鐘左右,要到天安門廣場看升旗儀式,跟我 們一起的還有一大班可愛的小學生,當《義勇軍進行曲》響起之時,他們很自然地肅立,唱國歌。我,我不懂。
愛國的人要認清歷史,明辦大是大非。1989年6月,我還是一個小學生,電視裡頭看到的內容,到了我真真正正懂事了,才感覺到震撼、激動、痛心。 21年後的今日,我看到經濟極速發展的中國,但人民心中只有錢,埋沒了良知,什麼「大頭B」、毒雞蛋,連下一代都不放過,要追究麼? 又可能被冠以「莫須有」的罪名,被軟禁,被隔離,被關鎖。
1989年是一個動盪的年頭。

歷史改不了,真相埋不了。


2013年6月3日星期一

我在伊朗的120小時:【序】圖文結集 Part 2 (Esfahan)

繼續上一回的 我在伊朗的120小時:【序】行程大略+圖文結集 ,行程安排雖然日子非常之短,但我也盡量不會趕景點、趕地方,Yazd及Esfahan各留整整兩天,時間可算足夠,還有不少時間是上咖啡廳、與當地人聊聊的。簡易的行程表,請click上面的連結。

由Yazd乘夜巴士到了Esfahan,小休了幾小時,就出發去著名的bazaar了。

你會不會跟 Lonely Planet的walking tour走?告訴你,我從來未有一次是成功的!來到伊朗其中一個最大的bazaar,伊斯法罕的Bazar-e Bozorg,試走了兩次,第一次失敗後,我不甘心,於是我幾乎每30米就問人哪裡哪裡是否在前面,走了約三份二,我放棄!這個bazaar我留了約兩個鐘 ...

中東人喝的是黑茶,喝的時候要落糖,直到糖不能溶掉為止 (化學上稱為「飽和」哈!)。市場上有很多賣糖的店舖。約旦之行後,我也愛上喝中東荼,但還是不要加太多糖。

伊斯法罕最古老的清真寺,Masjed-e Hakim,不算太impressed,但寺門口有位阿伯向我示愛和索吻就幾深印象!(也有朋友懷疑此幅相其實是一幅畫 ... )

Esfahan 第一天的下午,這個下午,Esfahan刮大風,風雲色變,靜坐在Imam Khomeino Mosque入口,set好腳架,一邊看書,一邊拍攝。

其實在Esfahan拍了很多很吸引的人像,不過我還是只把男的放上網。十六孔橋上找來一位先生做我的模特兒,非典型的俏臉,皓
伊朗的女士本身也非常懂得自己的美,她們會立即擺pose呢!我試過好幾次都是冒昧上前邀請拍照,只要一次「食檸檬」!

「愈搞愈衰」故事一則:風和日麗的一個早上,我獨個躺在伊斯法罕Imam Square的草地上享受陽光。拿起我的新相機,鏡頭對準藍天 ... 發現有3粒塵!於是我拿下鏡頭檢查,應該是相機內的反光鏡有塵,我試吹一下,不行,再吹,再看看,再多了幾粒塵!不甘心,拿出眼鏡布,用尖角位嘗試去抹,於是一堆塵!天呀!我始終不甘心,中午回酒店,用風筒吹!!!結果?!回香港Canon維修 ...

又是一個「命中註定」的故事:我對能夠拍得一張LP封面的相有一種途戀。最新版的LP封面,其實我一直都不清楚。伊斯法罕Imam Square四邊都有mosque或是palace,我到過了最宏偉的Imam Mosque之後,就沒打算再入其他的了,要入場費的,更加不會考慮。當我經過Imam Square東面的Mosque入口時,好像沒有人要看我的門票,那我就入去了。經過了長廊,見到光線透進來,如果有人在此時窗花的雕刻時,那畫面將會很引人入勝;於是我等了又等,最終都沒有等到。我唯有再前行,進入了寺內,又一個極漂亮的圓頂!那 ... 不就是LP的封面嗎?!
快門一眨!寺內的燈就熄滅了!
原來是午休時間!終是我就只有這一張。
假如我不走進來,假如有驗票的人,假如我一直在等那個欣賞窗花的人,假如我從來沒有踏進來 ...
「命中註定」僅此一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