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

【土耳其】難忘長途巴士的可能性

有些地方會留給你很深的印象,可能是當地的人帶給你、也可能是對那段時光的特別感情。儘管途上的一切都只是一般遊客所做、所到,但就是因為發生在那個時候,這段旅程令人永誌難忘。懶理你會笑我都好啦,提起土耳其就有一種初戀的感覺。

雖然不是第一次自助旅遊,但土耳其的經歷就是有種新奇,又帶點甜蜜的感覺。好似初到貴境,在機場不停被「兄弟們」介紹司機,於是以為看過guidebook知道他們下一步應會開天剎價而加以拒絕,不再搭訕,那種「自以為是」的旅客心態,但到最後竟又有位真心幫人的好人指路,那真是場有趣的角力。

最喜歡的是土耳其版圖廣闊,要看的實在很多,有山有水,有歷史遺跡,有東有西,可刻苦可享受,一切一切,還有火車的不發達,造就了發達的長途巴士。很多感受就是由長途巴士而起的。火車方便快捷,現在又可在網上查時間、買車票,可是巴士嘛,太多的可能性了;例如找當地旅行社或agent代辦、找巴士站、轉車,實在有太多產生「有趣經歷」(或麻煩) 的可能性了。

長途巴士站
其中一個中途站,已經是清晨了!

搭夜車夜機本來就不是一種享受的經驗,但是想起長途巴士每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就會停在加油站,站旁邊有餐廳、小食店、便利店、廁所;凌晨時份,四野無人的地方,有一個熱熱鬧鬧像市集般的中途站,蠻好玩的!

又試過有一次由棉花堡到Cappadocia的一程,清晨到了Neveshir,那時天還未亮,司機把我們放下,我知道應該是要再轉車的,但站裡頭的巴士公司還未開工,我們就在站內站外盪來盪去,不知去向 … 後來終於見到有站頭職員,問問才知要再轉車才到Urgup,我們的目的地,車遲一點就出現。日出的驚喜,日出前的寧靜 …  空氣清新,太陽初昇,那個早上是多麼的甜美。

又有一次,坐長途車到Marmaris,車務員「再」一次搞錯我們的目的地,這次更在我們睡眼朦朧之際,最誇張的是,她已把我們的backpack由車底行李箱拿了出來。到最後關頭,她說我們「到綿花堡的車」時,我才叫停她:我們是去Marmaris不是綿堡!天啊,好彩我及時清醒,否則搭了倒頭車,回去綿堡了!

就是有太多的「可能性」了!

夜車,不是全程在陸上行走,今晚它駛了上一艘船。
延伸閱讀:
【土耳其】情書的序幕
2005年土耳其遊記-伊斯坦堡
2005年土耳其遊記-棉花堡/奇石區




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

【土耳其】情書的序幕

一直掛念,一直沒有把妳忘掉,一直在想妳。
我們遇上、相遇到分開,是計劃好了,我不能否認;可是一路走來,是隨心,沒有刻意。
這刻,我想妳。


一次大旅行,就在土耳其揭開序幕。今天翻看舊相,勾起當時的心情,腦海浮現當時的畫面。到今時今日,假如再給我兩個月的時間和旅費,感受肯定截然不同了。這就是旅行,這就是人生。

在土耳其的路上,旅客可以把旅遊的樂趣放到最大,她把不同喜好的旅客迎了過來,再分門別類。也有很多沒有特別喜好的旅人,不特別愛看古蹟廢墟,也不特別鐘情歷史文化,只愛跟路上的人接觸,這裡,他們也會得到所追求的關係。

聽過有旅人形容土耳其是一個「曖昧的國度」,不否認,我被迷住了。東西的匯聚與分歧,使這裡碰撞出獨有的城市景觀;或許,有些曖昧的男女關係,把不同的宗教和思想的人拉到一起,再分開;這種遐邇,使得奇石區卡帕多奇亞的石頭都充滿著妙趣橫生的小故事。

土耳其男子的舌頭,天生特別的圓滑,像吻過全世界的人,獨欠妳一位。中東口音的英語,可會令妳談到天亮? 性感又直接,妳可有想過去咬他的舌頭? 那種不是法式的濕吻吧。旅途上所發生的感情,可以不負責任,但可別留情,因為他們都花心。

城市和城市之間的距離,是一段可談一場戀愛的時間。一整晚,是一整個夜晚。一個眼神,一下觸碰,有意無意,心內千回百轉,足已令你難過一整晚。「沿途與他車廂中私奔般戀愛」,是因為你不相信能夠與伊斯蘭女子同一車廂,甚或更近的距離。夜裡行走中的巴士通常都只會點起駕駛室的燈,車內人影交錯,半醒之間,瞇著半眼,偷望半掩著臉的人。曖昧,就是甚麼也沒有發生,卻又深刻記得的一種關係。

能夠肉帛相見,是在愛琴海旁的海灘。你可別高興,那些她,和你一樣,是過客。她們純粹貪慕地中海的陽光,不是你。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海灘中、遊艇上,偶爾鬆開了的一條繩子,欲蓋彌彰。她們才不介意和你玩玩遊戲,她清楚回到北國以後,難以再拿陽光和海灘來把玩。

沒有打算專題介紹土耳其哪個景點、哪個地方,只想寫一封情書,給一個遺忘已久,但又難以忘懷的國度。


地中海的陽光、太陽傘和傘下的人。攝於土耳其的地中海沿海城市Marmaris

(寫於2010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