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

「啡 / 酒」泰國的理由


對一些人來說,上咖啡店喝咖啡,很文青;對某些高官來說,喝紅酒,很中產。
對咖啡只懂埃塞俄比亞與藍山的人來說,泰國,可以很遙遠。
對葡萄酒愛好者來說,泰國的新緯度,似乎比新世界更新鮮!
對富二代來說,不去日本,可以很省錢;對我來說,去泰國,錢可以花得很有態度。

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泰北有出產咖啡,曾經以種植罌粟聲名遠播的金三角,現已成為各種高增值農作物的產地,咖啡也是座上客。在清邁古城中遊走,不難察覺咖啡店比便利店還多。作為旅客,café hopping是最自然不過的觀光行程。

另一邊廂,泰國的酒莊以更貼近觀光的角度出現,莊園有完備的住宿和餐飲等設施,配以時令的推廣活動,介紹泰國這個新緯度產酒區。泰國東北部的考艾 (Khao Yai),擁有全泰第二大的國家公園,是當地人最愛的周末行程。打從九十年代開始,考艾開始發展釀酒事業,經過多年努力,部分出產更已獲國際獎項肯定。

【廣告時間~~】今個星期六,ITA 國際漫遊協會的「亞洲分享日」五個主題:緬甸民族風情、斯里蘭卡自由行、日韓追楓賞櫻、飛奔蒙古大漠,還有小弟的環節:「啡」「酒」泰國的理由!報名 / 詳情:www.itahk.net

Khao Yai 其中一家葡萄園

清邁小巷中遇上的cafe & roaster

2015年6月8日星期一

《心活誌》2015年6月稿:「後果自負」式的伊朗旅遊


「後果自負」式的伊朗旅遊

沒有訂住宿、沒有訂車票,一個人去旅行,最大的好處是你能夠完全擁抱途上的變化,不需理會旅伴的感受,只對自己負責。那是否代表你可以完完全全不理一切,既來之,則安之?我不認同。甚至,我覺得這種方式需要更多的臨場應變、危機處理技巧和事前的準備功夫。

延續上一期伊朗的分享,除了首都德黑蘭之外,我只遊覽了兩個城市,行程上的變化相對不大。

亞茲德 (Yazd) 古城擁有如《一千零一夜》故事中的中東風情,安步當車,在古城漫步欣賞啡黃泥屋的錯落。古城大概兩個小時就逛完了,本打算翌日一早乘車到市外的小鎮走走,下午再乘長途車往伊斯法罕;但是,當我起床時,發覺已經是早上九時了!有點意料之外,那就改改行程吧。早上去了巴札、下午參觀擁有伊朗最高風塔 (wind tower) 的私人花園Bagh-e Dolat Abad。午後,兩位在旅館認識的朋友嚷著要去沙漠玩滑沙和看日落,想跟我拼車分擔車費,想了想,只要能趕上開往伊斯法罕的夜車,why not?!

瘋狂的衝沙丘和難忘的沙漠星空過後,回到亞茲德,順利趕上夜車,可是巴士在凌晨四點就到達伊斯法罕!下車後,要立即打醒精神,跟計程車司機角力,精明應對濫收車資外,還要找住宿!

每個人喜愛旅行都有不同的原因,而我特別喜歡一個人上路,除了是「只對自己負責」外,也是了解自己的一個方法,你有同感嗎?